心血来潮想要下笔写点什么,突然听到◥后桌有人念了一句:“如果有来生…”

脑海里没有丝毫犹豫地想起了三毛的那首诗:“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时隔多年,一字一句依旧烂熟于心。

╱╲

我觉得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忘记初次与三毛的文字相遇是莫名的温暖与感动,ㄨ不过是再平凡不过的字▣▤▥眼,却带着无★穷的力量,给人以震撼,每一句都洗ぷ尽铅华,每一笔都风烟俱净,一如我每每下笔想╣要饱有的心境。

那段时间在三毛的文й字里近乎沉溺,多年来陆陆续续删过许多空间动态,少数的舍不ミ得里☆就有她的一份,那时还是2016年。

后来有机会寻着她的书来读,读她的勇敢、偏执、骄〓傲,她的爱情,她的奇遇。看到《梦里花落知多少》的后半段却怎么也看不下去,只觉再继续下去便要随└┖她一般抑郁了,也只好及时止损。后来那本书我也再没有翻开过。

读过一些文人的文章,了解过很多文学大家的生平,突然发现他们大多早早离开人世,就像孔子与苏格拉底同生于一个时代一样巧合。

起初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个能够写下&l⊙dquo;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海子最后选择以卧轨的方式了却余生,⿵写下《老人与海》的壮汉自杀身亡,三毛又是为了什么曾经三次想要一了百了。

后来老师告诉我,因为作家——尤其是优秀的作家,他们大多内心脆弱,纷扰的社会环境让他们始终沉溺于总文字构建的乌托邦里,却也不堪承受梦境破碎后的绝望与慌张,于是他们恐惧、懦弱、逃避,想方ⓞ设法在虚无的美好中继续活下去,后来他们发现,只有天堂可以,于是他们便去了。

想起荷西去世后,三毛在一次回台╤探亲中向父母坦言想要追寻极乐净土的愿望,我几乎可以对当时两位老人的震惊绝∏望感同身受,她的母亲告诉她:“我知︰道你过得很辛苦,但请你想想你∝年迈的父亲和母亲,还拜托你一定想办法再坚持坚持..▊.”她的』父亲也状似指责地诉说她⊙◄的自私与无情。可最后,这些渴求与大爱都没能留住她。

三毛或许也为父母难过,但也真的很苦。

那时的他们不知道,其实早在尚且年轻的三毛心里——死亡只不过是人的另外一种存在方式。所以她果断,决绝,毫不犹豫,。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与此同时却也◣想到▪另外一句话“≧无论你今生遇├到谁,跟谁有多少缘分,你们来世都断断不可能再相▄见了。”所以,哪怕我在年ъ少意气用事时也曾想过一了百了,却仍舍不得这个连下一秒都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的世界。我想,我那么努力在ω成长,』好不容易慢慢与成年接壤,他们何德Ⅴ何能,让我想要从高空跃下变成一根羽毛?我想,我年纪尚╭╮小ξ,未来可期,总有未知的@人在前路等着爱我,总有未知的人事等Π着我去遇见,没坚持☆,该多可惜。

我亦深知,十三十四岁那些年我过得并不好,但我不会一生过得都不好。☞

我还想,跟这个世界,有段很美很美故事。

手工活代理加工项目_手工活回家可做的兼职_手工活加工无押金外放 2019-2022版权所有